王開林
  第二輪小組賽日益白熱化。阿根廷隊對陣伊朗隊,德國隊對陣加納隊,這兩場球賽被許多行家裡手視為缺乏懸念的例行公事。他們的意思是:彼此強弱太分明瞭,就看進幾個球,伊朗和加納的後防線很可能會被打成篩子。一如既往,行家裡手的高度近視眼鏡就是專門用來跌碎在水泥地面上,好聽個清脆的響聲。
  伊朗隊一度把潘帕斯雄鷹的翅膀牢牢捆住,加納隊也長時間將德意志戰車引入沼澤。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,我都覺得伊朗隊、加納隊的表現更應該得到中立球迷的激賞和敬佩。阿根廷隊幸虧有“二梅”(核心梅西和門將羅梅羅)救主,德國則要感謝36歲的老將克洛澤及時登場,他直奔輝煌的數據(在世界杯比賽中進15粒球,與羅納爾多比肩)而去,連上帝都不忍心讓他撲空,於是就出現了那個絕妙的扳平機會,德意志戰車因此擺脫沼澤。
  這個夜晚,反覆驚魂的是阿根廷隊,而不是伊朗隊;險些掉鏈子(應叫掉履帶更準確)的是德國隊,而不是加納隊。伊朗防線穩固,差就差一位超級殺手,倘若陣中有當年阿裡·戴伊那樣的強力前鋒,潘帕斯雄鷹就被擊落了,阿根廷隊在劫難逃,連梅西那個靈光乍現的世界波也會變成食之無味的雞肋。加納隊則更加可惜,他們差點爆出本屆世界杯開賽以來最大的冷門,卻功虧一簣,功敗垂成。
  由於歐洲聯賽的水平越來越高,一流球星越來越集中,比賽場次越來越多,競爭越來越激烈,許多強隊的主力隊員都是拖著疲憊傷痛的身體來到巴西,他們的狀態存疑,鬥志存疑,體能也存疑,甚至有厭戰情緒。如此一來,球星成堆的球隊,問題也成堆,衛冕冠軍西班牙隊老早就捲鋪蓋回家,比許多弱隊的命運還不濟,就是這個癥結所致。相比而言,那些弱隊的球員多半是在級別較低的聯賽中效力,或者只是歐洲主流聯賽中的邊緣球員,他們奔赴巴西就是來享受比賽、彰顯實力的,因此狀態、鬥志、體能都調整得更好。
  數據不會騙人,本屆世界杯,迄今打出了6場比分懸殊的小組賽,除了法國隊3比0戰勝洪都拉斯隊,算是強隊踢爆弱隊,其他5場,荷蘭隊5比1戰勝西班牙隊、哥倫比亞隊3比0戰勝希腊隊、德國隊4比0戰勝葡萄牙隊、克羅地亞隊4比0戰勝喀麥隆隊、法國隊5比2戰勝瑞士隊,均是由實力接近的強隊或準強隊之間演出的大片。魚腩都藏到哪兒去了?它們變成了魚翅,上桌就是好菜。
  在小組賽中,強弱並不分明,弱隊的生存法則是及早搶分,強隊的生存法則是儘快熬過這段最艱難的時期,促使低落的狀態、鬥志和體能重新回升。等到淘汰賽時,球星普遍“複活”,就該王者歸來了。  (原標題:弱隊生猛,強隊驚魂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vg82vgzkg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