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埔軍校畢業的何靜芳在戰場上是醫務兵。
  紀錄片截屏。
  今年6月16日揚子晚報曾報道,南京幾名大學生歷時3個月拍下30名抗戰老兵的敬軍禮照片,後來製作成紀錄片《敬禮老兵》,今天下午3點半將在南京財經大學舉行首映。昨天下午記者再次採訪了紀錄片的主要製作人,先睹片中老兵們的滄桑往昔。
 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陳婧
  13名大學生跑遍南京拍攝抗戰老兵紀錄片
  袁啟斐是南京財經大學新聞學院大四的學生,他是拍攝南京抗戰老兵紀錄片的發起人。在他的發動下,陸續有13個同學加入這個團隊。
  而找老兵一找就是3個多月。從今年3月開始,他們陸續找到關愛老兵志願者、江蘇省黃埔軍校同學會,輾轉拿到一份56名南京老兵的名單,而在世的只有40人。採訪老人也不是件輕鬆的事,“他們身體往往不好,採訪一個多小時以後,可能就要休息一下,我們就在旁邊等著,或者下次再繼續採訪”。這項工作直到今年7月上旬才完全結束。
  今天下午,紀錄片就要在南京財經大學首映,而昨天在剪輯的工作室,團隊成員馮安迪依然在忙活著,進行最後的完善。在她的手邊放著紀錄片的文稿,這總共8000多字是由7名同學共同寫就的。這部紀錄片記者也有幸先睹為快,片長總共30多分鐘,對9位老兵分別介紹,穿插呈現故事。通過親歷者老兵的陳述,紀錄片詳實地呈現了多場戰役的激烈。
  錄下現在南京唯一一名抗戰女兵的風采
  在這次拍攝過程中,他們還找到了南京目前唯一一個參加抗戰的女兵何靜芳。何老今年已經93歲高齡,一頭銀髮,面容清癯。
  1938年,大學畢業後,何靜芳考上黃埔軍校,決定上戰場保衛國家。在軍校,老人因為心思細膩被分配進了醫務專業。短短兩年的軍校生涯結束後,她前往138後方醫院工作。老人的工作是安慰受傷的士兵,給予他們心理上的安慰。“因為受傷以後的士兵啊,士氣低落,我們在後方醫院都是做政治工作,告訴他們中國是有希望的,不要灰心。”
  除了要給士兵做心理疏導,何靜芳還經常要和其他女兵去前線救治傷員,並用擔架把傷員送到後方醫院。何老介紹,那個時候醫葯缺乏,有時候開刀沒有麻藥,只能硬給士兵挖子彈。“講起來他們真有勇氣,這些人,咬著牙,嘴裡面放個東西,嘴都咬破了。”
  “在那個時候啊,老百姓就講,我們中國人不會亡,我們中國不會亡,我們中國的小年輕不會亡。要回想起以前的事情啊,好多無名英雄。”再說起70多年前那些戰死在沙場的年輕生命,何老止不住地淚流滿面,直說自己做的算不得什麼。  (原標題:南京唯一現存抗戰女兵留下聲影)
創作者介紹

elaine

vg82vgzkg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